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寻常往事》的博客

“西南王”刘文辉之次孙刘世定作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作者刘世定:刘文辉之次孙,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,博士生导师,中国社会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。主要论著有《趋同行为与人口规模》(与胡冀燕合作)、《乡镇企业的历史发展与运行机制》、《走向21世纪的中国社会问题》、《乡镇组织结构调查》、《占有、认知与人际关系——对中国乡村制度变迁的经济社会学分析》等等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“自然灾害”时期  

2009-09-09 18:09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到北京以后,饮食上由在四川时的几乎顿顿米饭,变成一半米一半白面,初时感觉不太适应。吃馒头总觉得不如吃米饭顺溜,好像有点噎嗓子。但不久就发现,更噎嗓子的棒子面窝窝头的数量增多了,相比之下,馒头成了上品,更不用说米饭了。伴随这种变化,我们听说,国家正经历着罕见的特大自然灾害。

在1960、1961、1962这三年中,“不够吃”成为一个流行的话语。不过,就我个人而言,倒并没有觉得吃不饱,除了上述粮食种类的变化之外,突出的感觉是肉、蛋、豆制品等副食品显著减少,肚里缺油水,变得更馋了。我们几个孩子中,恐怕经常尝到饥饿滋味的是大弟弟世昕。他从小个子就长得高大,我上三、四年级时,他还在幼儿园,但个子已经和我差不多高了。在幼儿园中,因为食品短缺,所以一个年级的孩子不论个子大小,都是按同样数量供给食品。这样,个子大的世昕常常吃不饱。记得他和小弟弟每天傍晚乘幼儿园的儿童车一回到家,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饿。”母亲照常会拿出一些点心给他们吃。他们跑到祖父、祖母屋里去问候的时候,祖母也总是从桌子旁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些点心给他们吃。那时,点心是按人定量供应的。对哥哥、姐姐和我,父母实行自我管理的“包干”制度,即按定量买来以后,由我们自己保管并自行决定在何时吃掉。而两个弟弟的定量供应点心,则由母亲管理。其实,父母的点心,也基本上给弟弟们吃了。母亲的一个表姐,我们叫表姨妈,居住香港,有时寄来一些侨汇券,可以在侨汇商店去购买东西。母亲买来点心,便分发给我们,她自己基本不吃。那段时间,母亲身体不好,还出现了浮肿,正是营养不良所致。祖父、祖母除了定量供应的点心之外,还可以去买高价点心,祖母拿给孙子们吃的点心,部分出自此。

“自然灾害”时期 - 刘世定-寻常往事 - 《寻常往事》的博客有一次祖父生病,在协和医院住院,放学后我去探视。进病房后,祖父笑着递给我一个小盘子,里面放着一块蛋糕。那是医院给高干病房提供的待遇,祖父留给我了。我迅即吃完。那是一块中间夹了薄薄一层果酱的分层蛋糕,今天看来是最平常不过的,但在当时却觉得香美异常。这大概是我感觉最好的一次吃蛋糕经历。

因为肉类极度缺乏,一些有条件的部委,便偶尔组织人到野外打猎。林业部有一次给家里送来半只野黄羊,就是打猎所获。见如此猎物送来,全家上下,情绪热烈。张师傅烹制以后,除了母亲和我之外――母亲天生不爱吃羊肉,我则被小时候在成都的那次变味酥油糌粑收拾得好几年不近羶味――其他人都足足吃了一餐。第二天,野味的火力上来了,两个弟弟都皮肤过敏,浑身起了无数红疙瘩,但大人们都无事。

在那几年中,每隔一段时间,祖父就带全家去下一次馆子,补充点油水,解解馋,四川话叫“打牙祭”。那时不似今天,在外面吃饭是一件很特殊的事情,令人兴奋。主要去的餐厅是两家,一家是位于西单南绒线胡同里的四川饭店,一家是在北京展览馆旁边的莫斯科餐厅。两家餐厅建筑各异,菜味尤殊。绒线胡同里的四川饭店是在一座四合院内,古香古色;莫斯科餐厅开在哥特式的北京展览馆(1950年代为苏联援建,最初叫苏联展览馆,后更名为北京展览馆)的辅建筑里,欧洲风格。川菜是荤素搭配,麻辣酸甜,百味兼领;俄式西餐则是肉食为主,咀嚼为快,品尝次之。四川饭店的主厨是张师傅的师兄,祖父与之熟悉。祖父带全家到四川饭店兼有乡土情思。莫斯科餐厅的服务员是俄国人,表情中严肃和微笑杂糅,彬彬有礼,亲切而令人有距离感。

在“自然灾害”的那几年中,我们虽然比原来更馋,但还有解馋之处,家里的生活状况比一般同学家要好得多。后来,再更多了解到一些地方的饥饿情境,真感到我们的生活好得令人不安。


“自然灾害”时期 - 刘世定-寻常往事 - 《寻常往事》的博客

1960年代前期,祖父、祖母与孙辈在颐和园。前排左二为作者。

食品到哪里去了?我们在学校和其他宣传场合被告知,除了特大自然灾害的影响以外,还是“苏联修正主义者”单方面撕毁对中国的援助合同,并不讲信用地要求中国提前还债所致――我们的一部分农产品用来抵债去了。

在我的记忆中,1962年夏季是经济走出低谷的转折点。暑假中,祖父、祖母到青岛避暑,张师傅跟去了,家里由母亲做饭。有一天,母亲上街去买来豆腐泡、萝卜、土豆、西红柿、还有一些肉,在砂锅里做成一大锅烩菜。那一餐是放开了吃,吃得真痛快啊!母亲说,可以买到好多菜了,豆腐泡是排队买的,不限量了。

那年,市面上有大量的西红柿卖,价格便宜。坊间流传着一个对比:在苏联买一斤西红柿的钱,在中国可以买一麻袋西红柿――我们的日子一天天好了,苏修的日子一天天坏了。


缙云山 - 刘世定-寻常往事 - 《寻常往事》的博客

本文已被收入近日新星出版社出版的《寻常往事——回忆祖父刘文辉》一书,点击此处以优惠价购买>>>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